人有欲望跟恐懼
所以有詐騙集團的存在

早期流行的金光黨
利用的是人們的貪念
而前陣子台灣猖獗的詐騙情節
用的則是人們害怕親人受傷害的恐懼

當很多人都想得到某種東西卻無法得到的時候
詐騙集團就會出現, 來滿足人的欲望想像
騙人中樂透的不稀奇
但我居然接到騙人去工作的

現在我傾向不直接接起陌生來電
因為若是徵才公司的話我可以爭取多一點時間準備好再回電
話說前天早上我看到陌生的來自亞利桑那州的號碼索性不接
但聽留言的時候居然是我完全聽不懂的印度英文
好啦....我承認我對於印度英文並不擅長, 但以一般印度同學的腔調來說我至少可以懂個85%
這個我真的只聽懂了<10%, 聽到了 resume, 大致聽出是跟找工作有關的
但甚麼公司甚麼職位都聽不清楚
心裡想著反正我沒申請任何在亞利桑那州的工作也沒甚麼興趣搬去那裏工作
在加上就算我回電我也聽不懂他講的話, 就決定不回電話了

沒想到過了約一小時
一個後面兩個號碼不同, 也是來自亞歷桑納的號碼又來電
我仍然故意不接
這次換成另一個印度男子留言, 稍微好一點
但我已經開始覺得他們應該是外包到印度的電話行銷中心
當天下午又有另一個相近號碼的另一個人留言
雖然我不知道他們能從我身上騙到甚麼
但總有點好氣又好笑的感覺

好笑的是我心裡第一件想到的居然是...
唉他們cold call 名單沒分配好不夠專業
還有最近在看的書Tipping Point...想到原來申請的工作多到一種程度, 各行各業甚至連詐騙集團都會找上妳

好氣的是電話號碼被某個求職網站洩漏
不過算了啦反正也沒甚麼可以讓人騙的沒有真得很氣就是了
創作者介紹

Michelle's Life in La-La Land

Mich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每個縣、市上千犯罪家族,全家大、小三代,男、女、老、幼,總計上萬名歹徒(含穿國中、高中制服男、女生,坐在路旁改裝機車上的小鱉三、小太妹,背著嬰兒、帶著小孩或老人的婦人,及騎腳踏車行徑惡劣男、女及老人),家族以20-30人一組,化整為零打帶跑的方式,每天全省串聯,集團化跟蹤民眾住家及生活作息為業。並貼近被害人偷聽、偷窺、蒐集個人,及家人、朋友、手機、家用電話家庭成員等資料(在各種公共場合。含郵局、銀行內外、醫院,其他各種公共場合,請隨時注意身旁陌生人,當您提款或於商家消費時,歹徒共犯便出現在您身後。並堤防半路出現之帥哥、美女,並勿將手機或家用電話借予他人,以免電話號碼外洩)。
    這些歹徒家族散居在每個社區,或租屋在大樓裡,以裡應外合的方式,每天24小時用老人、女人、小孩在所有人群出入口,或在被害者家門口。以路邊相互等人、等車、蹓狗、抱小孩、聊天、流動攤販坐在超商看報的方式,長期輪流派不同人,埋伏跟蹤守候,白天路邊各種車輛人作在裡面佔據路邊停車格,等到被害者出門,再以手機聯絡埋伏前方其他機車或汽車、計程車歹徒,到家中作案(有些叉路口車輛熄火,黑玻璃搖上疑是空車,但人躲在裡面,夜間則以數百輛計程車),並聯合在每個公共場所,或在騎樓及坐在路旁無所事事滑手機(不用做事就有飯吃),中、下階層男、女、老、幼,(以line的方式並用耳機神不知鬼不覺相互聯絡),以緊迫盯人方式跟在被害者身後(含用婦女偷偷跟到被害者到銀行偷窺保險箱),再以四周包抄的方式以手機相機偷拍,再上傳被害者相片給其餘共犯,或十餘歹徒分散四周,並手持長鏡頭相機偷拍,或數人以大型腳架長鏡頭攝影機,在被害人每天必經之地埋伏,假裝採訪方式直接偷拍,以全省數十萬歹徒,在每個叉路口或轉角處以輪流接力賽方式跟蹤(可以數千人接力賽,從屏東跟蹤到基隆及國外,任何地方都有台灣共犯)。
    再每天用不同歹徒,打手機以地下錢莊貸款、賣茶葉、購買未上市股票、海外投資等。同樣方式騷擾、恐嚇,並由外縣市數千歹徒以手機、家用電話,數萬通網路傳真騷擾住家電話的方式,亂七八糟無俚頭簡訊,持續數年騷擾)。再跟蹤到無監視器處時,以數百男、女歹徒,每天輪流以汽、機車衝撞,或用樣方式對付被害者家人,聯手共同霸凌。連警察局門口都有歹徒及車輛埋伏(警察及其家人都同樣遭到跟蹤、威脅)等到作案再由其他外地數十位未曾出面歹徒下手(犯罪成員散居每個路口,或每天都在網咖或酒店待命)。
    但這些應屬共犯家族的數十萬歹徒,卻有侍無恐,因為他們家族人數龐大,且跟蹤不容易觸法,從來沒人被繩之以法。
    ※(民眾請勿上網貪圖購買,任何打折、便宜、低於市價任何物品,因為民眾會爭相購買,並且自動送上個人資料。但那可能是歹徒以釣餌的網站。專為直接竊取個人家用電話、手機,甚至信用卡等資料的網站。再交給共犯打電話詐騙。便宜手機甚至被植入竊聽、或定位軟體)。